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修仙之田园辣妻 > 11 红莲异火

11 红莲异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可以肯定红莲火就在下面,可他们难道就这么直接往下跳?连底下是否有什么致命的危险都不清楚,更甚至,单单红莲火本身就足够危险了,一不小心就要连同神魂一并被焚烧殆尽,可不是闹着玩的。
  
      难怪另一边那几个星辰殿的弟子面色迟疑,明明第一个来到这里,却没有趁着这个优势继续抢占先机。
  
      “我们怎么办?”凤花看了眼云烈,后者也正锁着眉思索着法子。
  
      还没等他们想出个所以然来,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这片空地上,从这些人的衣着打扮上很容易就能分辨出都是来自哪些宗门。
  
      星辰殿,天玑阁,天元宗,混元宗,青云府……差不多都到齐了,这些人三三两两地出现后各自占据一片区域,和其他人隔着一段距离,并且其中不泛互相戒备甚至是带着恶意互相瞪视或仇视的。
  
      凤花仔细数了数,发现其中明显缺了不少人,或许是进入秘境后就分散一直未能聚在一起,也或许……看他们中有些人愤恨的样子,大概是寻宝过程中撞在了一起起了冲突,有了损失?
  
      不过这些都和他们夫妻俩没什么关系,也因为人员来的不齐,加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记得进入秘境的人的面孔,并没有人发现他们二人身份的不对。
  
      各个宗门的人很谨慎地特意用法器和其他人隔绝开,而后明显聚在一起商量着对策。
  
      凤花微微眯起眼,“看他们的样子怕是对这里有不少了解,瞧着一点都不担心,好像还知道要怎么下去?”
  
      云烈道:“就算他们藏着掖着,有所动作时我们也能看得清楚,届时再跟下去就是。”
  
      异火可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诚然,提前一步到就能抢占了先机,但这先机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就说不好了,一个不小心就成了给别人探路的炮灰。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最先动的是星辰殿的人,其中看上去像是领头的青年掏出一个类似防御法器的东西,将他们几个弟子一起罩住,而后又每个人吞服了一粒丹药,准备就绪后毫不犹豫地一起跳下了深渊。
  
      凤花:“!”
  
      云烈:“!”
  
      就这么跳下去了?凤花仔细回忆着对方拿出来的丹药,似乎是一种可以抵御神识攻击的丹药。
  
      再继续观察其他人,有了星辰殿的人打头,其他宗门不愿意落于人后,纷纷动作起来,准备工作和星辰殿相差无几,都是先用各种模样不一而同但估计功效差不多的防御法器分别护住己身,然后或是同样服用丹药,又或者是额外再拿出一样法器催动,估计和丹药的效果是差不多的。
  
      根据不同宗门使用法器的不同,凤花和云烈也大概猜出深渊底下可能会遭受到什么危险。
  
      强烈的罡风之类的攻击,以及神识攻击。
  
      能让这些大宗门内年青一代天才弟子们都谨慎以待,想来攻击强度必定不小。
  
      但对他们夫妻俩来说,未知才值得担心,一旦心里有了底,他们身上的攻击法器也好防御法器也罢,还会比那些人差?
  
      等到最后一拨人下去后,二人对视一眼,“我们也该下去了。”
  
      为了万无一失,凤花拿出两颗极品丹药各自吞服,云烈催动的法器也是防御半仙器,为防止自身灵力无法供应,舌下含着一粒元婴期用意补充灵力的丹药,还提前准备了好几块极品灵石随时准备吸收补充消耗。
  
      准备就绪,云烈单手揽着凤花的腰肢,纵身跳入深渊,紧跟其后的还有因为没了人,无所顾忌地便会原型的玄墨。
  
      对于灵兽妖兽而言,原型状态下才是攻击力防御力都最强的状态,和人修不同,它们根本不需要特意服用什么丹药或使用法器也能凭借强壮的**硬扛下大部分危险。
  
      以跳入深渊当中,二人明显感觉到几乎是同一时间,五感就被封闭一般再感觉不到周遭的环境,神识无法弹出去查看情况,不知道深渊底下究竟有什么,只能飞快地掉落,扑面而来的罡风及时是有半仙器抵挡着都能感觉到其强横恐怖。
  
      与此同时,二人还时不时地能察觉周身被什么恐怖的东西锁定住,原本安静的识海内都跟着动荡,还伴随着头部的胀痛,这是受到神识攻击的影响,因为提前服用了丹药,所以只能体会到一点余威,并没有实际上的创伤。
  
      即便如此也够他们受的。
  
      他们所用的法器丹药都算得上是最好的,连他们都隐隐感觉到威胁,其他宗门的人更不用提,可以预想得到,那些跳下去时颇有自信的大宗门弟子们恐怕不少会直接葬身在深渊之下。
  
      深渊内的时间流逝似乎有些模糊,二人不断掉落之时根本无法确定他们究竟持续掉落了多久,或许只有一刻钟?还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甚至更多?
  
      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周围的温度明显变得高了许多,这也意味着,不论如何,至少他们离红莲异火的所在地,近了。
  
      “要到底了。”云烈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二人便猝不及防地落在了地上,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明明前一秒他们还在不断下落,一个眨眼的功夫,肉眼所看到的无底深渊忽然就消失不见了,抬头一看,甚至还能隐约看见深渊之上的天空,看那轮廓大小,深渊似乎并没有他们预想得那么深。
  
      二人对视一眼,真是邪了门了。
  
      或许是这深渊内有什么空间方面的阵法,模糊时间,还能让人错以为一直不停地掉落,实际上是陷入了幻觉当中?
  
      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凤花耸肩,“算了,先别管那些,反正已经到底了,我用白凤火感知一下红莲火的位置。”周围并没有先他们一步跳下来的其他宗门弟子的身影,不知道是已经找到方向先赶过去了,还是深渊下面有不同的区域,被分散了?
  
      云烈警戒着周围,凤花便试图故技重施继续用白凤火感应,可是……许久,白凤火竟然都毫无反应,又或者说,在这深渊之下,到处都有红莲火的气息,根本没办法具体锁定某个特定的方向。
  
      凤花一脸无语,“这是要我们在这里漫无目的地找的意思?”
  
      他们所在的地方周围是一片荒芜,地上连根草都没长,放眼望去四周都看不到边际,更别提有人烟又或者有红莲火了,连个鬼影都没有才是真的。
  
      “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胡乱走吧?”
  
      云烈私下查看了一番,发现这里和他们在上面时一样,神识依旧无法使用,最多只能感知到几十米范围内,可几十米范围他们用肉眼就可以看得见,根本用不上神识。
  
      “不如我们凭自觉选一个方向?”
  
      凤花心想,似乎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了,“也好。”
  
      二人默数一二三,而后同时指向了一个方向,也是巧了,居然都是同一个方向。
  
      凤花笑开来,偏头看他,“看来我们之间的默契很足啊。”
  
      修士的直觉一般都比较靠谱,是冥冥中的一些感应,如果他们选择不同方向可能还比较难以抉择,既然都一样,那就没别的说的。
  
      “走吧。”
  
      二人顺着东南方向走了不知道多久,原以为依旧会是一片荒芜,没成想,竟发现了一片茂密的山林?这是走对方向了?
  
      山林里的树木非常粗壮,目测最少也得有上千年,里面也有不少品级不算太高的灵花灵草,看起来郁郁葱葱,比之前的荒芜之地生机勃勃了不知道多少。
  
      可是,二人不但不觉得高兴,反而沉下了脸。
  
      因为乍看之下山林里似乎生机盎然,可仔细感知一下就会发现,也就是植物生机勃勃,可是,动物呢?大型的就先不说了,连蛇虫鼠蚁,鸟类都几乎看不到一只,根本就是死寂一片,安静得可怕,这就很诡异了。
  
      何况,异火何其霸道,其中红莲火尤甚,根据以前了解过的一些关于异火方面的知识,异火周围不说寸草不生,也绝对不会允许其他灵物和自己抢夺地盘。
  
      这里……怕是不但没让他们离异火越来越近,反而更远了。
  
      如若不然,就根本只是幻境,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二人用尽手段试图确定这是真的还是幻境,可结果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就连让玄墨这个感官应该比他们敏锐得多的火凤在周围查探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奈之下两人一兽只能继续换个方向走,这一回,越过山林又出现了一片沙漠,而且出现得非常突然,就好像明明前一刻前面还一无所有,不过眨眼的功夫,和荒芜之地一样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就出现了。
  
      “……”说这里头没古怪都没人信!
  
      同样是被模糊了时间观念,甚至在他们感觉上明明最少也该过了一天一夜,可天愣是一直都是亮的。
  
      不,应该说,他们不是在深渊之下吗,本该一片漆黑,可为什么这里这么亮?这是被弄到了什么小秘境不成?
  
      等他们重新出现在最开始的荒芜之地时,就连玄墨都快疯了,抓狂地不断扑腾着翅膀大叫:“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异火到底在哪儿啊!还没完没了了!?”
  
      凤花和云烈二人也颇觉无语,大概,他们真的是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幻境而不自知吧。
  
      “这深渊当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唯有异火,这环境十有**就是红莲火搞出来的。”
  
      云烈也是这个想法,只是,“要如何破除幻境?”其实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察觉,在荒芜之地也好,沙漠,山林,都尝试过用储物戒内的各种特殊的法器,后者丹药破解,然而却一无所获。
  
      很显然,即便真是幻境,这级别也相当高,非特殊之法难以破除。
  
      凤花看看死猪,再撇两眼满脸一身黑毛都难以掩饰满脸狂躁的玄墨,“要不,直接以力破法?”
  
      云烈眉角一动,“怕是也不会容易。”
  
      凤花无所谓地耸肩,“反正咱们一时也想不到别的法子,但阵法也好,幻境也罢,只要受到超过附和的攻击,自然可以破除。”说实话,她也烦了这样无止境地到处乱走。
  
      “就以力破法吧!”玄墨在一旁怂恿,“那红莲火本事不俗,你们二人的修为到底还是低了些,靠自己的修为估计很难离开这里,来都来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吧,而且也不能便宜了那些找咱们麻烦的大宗门!”
  
      二人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好歹我们比那些大宗门的人有些优势。”
  
      或许本土的修士们因为不是第一次进入秘境,有先人留下来的经验,可毕竟,红莲火至今都没被人得到,那些经验也都是半吊子,不一定能发挥多少作用,可他们不一样啊,有仙器在手,量红莲火再牛气,先不说他们能不能把异火搞到手,自保肯定没问题。
  
      二人很快达成共识,让玄墨在周围境界,各自从储物戒里将攻击力强大的仙器取出,同时防御型的半仙器也要拿来护住周围,鬼知道什么时候红莲火受到攻击会从哪里反击回来。
  
      就算凤花有白凤火护体,也不敢保证能在排名还在白凤火之前的红莲火下毫发无损,还是稳妥点。
  
      使用仙器对还只有元婴修为的他们来说,消耗也极为巨大,补充用的极品丹药要备足,等一切准备就绪,二人再次感知了一下哪个方向给他们的感觉最强烈,确定没问题后,同时催动仙器狠狠地攻了过去。
  
      为了尽量发挥更大的威力,分别选择的都是和自己灵根相对应的仙器,只听‘轰!’‘轰!’地几声巨响,一阵震撼人心的雷光猛地劈过去,与此同时和雷电缠绕着出现的还有防护要将周围焚烧殆尽的火焰,其中甚至夹杂着一丝白凤火。
  
      整个地面都被这剧烈的攻击震得晃动起来,同样深陷幻境找不到方向的其他大宗门的弟子们感受到震动后都大为惊骇。
  
      因为他们当中不是没有人尝试过以力破法,但却没有一人能够撼动得了这片领域,如今却整个地面都晃得好像地面都要开裂,这需要多猛烈的攻击才做得到?难道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有什么老怪也进入了秘境?
  
      凤花和云烈分别用仙器攻击了好几次,不单单只是攻击一处,而是一个方向的很大一片区域。
  
      连续几次攻击下来,浑身灵力都被抽空,又用极品丹药补充了好几次,直到撑不住时才稍微停歇看看动静。
  
      显而易见的,红莲火并没有因为这么几下就出现,但二人却感觉到空气中有些不太一样了,仿佛有股危险的气息在酝酿,在靠近。
  
      怕是红莲火被惊动了。
  
      再接再厉!
  
      二人稍作休整过后便默契地继续攻击,一次,又一次,体内灵力被耗空就再补充,然后再一次。
  
      就在他们大概攻击了有小半个时辰的时候,一阵强烈的危机感骤然从身后传来,夫妻俩同时心头一震,本能地迅速躲开,绕是如此,也扛不住袭来的攻击太过剧烈,整个人倒飞出去十几米远不说,还撑不住直接吐了一大口血,面色也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玄墨见状愤怒地发出一道唳叫,口中一股含着吞噬之力的攻击冲着凤花二人受到攻击的方向喷了过去。
  
      一击就受伤不轻的凤花和云烈顾不上其他,先赶紧掏出丹药来恢复伤势补充灵力,而后才抬起头来看向攻击他们的东西。
  
      不知何时,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一团若隐若现的火团,刚刚他们受到的攻击便是那火团分裂出来的一部分,仅仅只是那零星的攻击就让两个元婴修士无力招架,要不是他们有半仙器护体,估计已经元神尽灭了。
  
      “那便是红莲火?”云烈问道,手中的本命灵剑发出‘嗡嗡’的震动声来,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备。
  
      凤花身上同样凝重,还带着几分不确定和狐疑,“好像是,又好像不太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